laguapa

「the train」系列,发个123合集(•ૢ⚈͒⌄⚈͒•ૢ)

#1

“喂!”吴邪叫道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“我有名字。”解雨臣连眼皮都没台,两只手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敲打着。
吴邪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玩了三个小时俄罗斯方块,觉得这个人简直无聊到了有趣的地步,“从刚上车到现在,你一直都在玩这个,你手机里没有别的游戏吗?比如贪食蛇什么的?”
“我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,大脑可以同时处理很多事,比如你刚才偷看的大胸美女,她男朋友马上就要从厕所回来了。”
吴邪听了他的话,将信将疑地朝车厢连接处看去,果然一个穿飞行员夹克的壮汉正在费劲巴拉地朝这边挤。他于是悻悻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,朝解雨臣问到:“你还有心思观察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?”
“洞察力。”解雨臣装作无奈摇了摇头,“我的感官太敏锐了。”说完自己也没忍住,咧着嘴朝吴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,龇着一口亮晶晶的白牙。
吴邪心里暗骂,面不改色地作势要给解雨臣点烟。
“花爷,好不容易来一趟杭州,不去跟我回趟大宅,就事住几天,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就老念叨你。”
“你爷爷死的时候我才多大,上树掏鸟窝还得让我妈揍一顿呢,你爷爷跟你提我干嘛?”
吴邪一愣,不过很快掩饰过去,“人家都说三岁看老,你小时候掏鸟窝的气概,那可真是勇冠三军了。”

#2
解雨臣明知道他在瞎扯淡,却不置可否地很吃他这一套。他吸一口手里的烟,然后望向窗外发呆,红色的火星缓慢地孱弱地朝着两指缝间移动。
“现在几点了?”

吴邪正在玩手机,下意识地抬了下眼皮,“11点半。”他答道。

解雨臣站起来扭了扭脖子又活动了几下手脚,接着打开了邻座的窗子。

吴邪问:干嘛?
“还有二十分钟火车就要到站了,小三爷,我也陪你玩了这么久了,现在我要看看能不能跑出去。”
“花爷说什么呢,我没听懂。”
“从一上车开始,车厢门口那几个是你的人。本来我还不太确定,可是那大胸美女的男朋友,回来的时候明显是被另一个人掉包了。”他边说话边使劲推了推那扇窗户,自从开个缝以后就纹丝不动了,“你干嘛呢?试试我能不能发现?吴邪我哪招你了?”

“有一件事,”吴邪靠在座位上,翘起二郎腿,“我从小一直以为你是个女孩。”

#3
“喂!”解雨臣跳上月台叫道,“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,就打算这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?”
吴邪背影很潇洒,从头到脚都裹在肃杀的黑色里,抬起左手不在意地挥了挥,算是一个正式的再见了。
“你这可就有点过分了,我现在还挺生气的!”解雨臣大声喊道,不过声音很快湮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他气的跳脚,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,然而找遍全身才想起来这一路都是吴邪在给他点烟。他失笑,暗自腹诽着那小子装孙子的本领真是很出类拔萃了。再抬头的时候,就连吴邪的身影也瞧不见了。

【off the train】 #3

“喂!”解雨臣跳上月台叫道,“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,就打算这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?”
吴邪背影很潇洒,从头到脚都裹在肃杀的黑色里,抬起左手不在意地挥了挥,算是一个正式的再见了。
“你这可就有点过分了,我现在还挺生气的!”解雨臣大声喊道,不过声音很快湮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他气的跳脚,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,然而找遍全身才想起来这一路都是吴邪在给他点烟。他失笑,暗自腹诽着那小子装孙子的本领真是很出类拔萃了。
再抬头的时候,就连吴邪的身影也瞧不见了。

【in the middle of the train】#2
解雨臣明知道他在瞎扯淡,却不置可否地很吃他这一套。他吸一口手里的烟,然后望向窗外发呆,红色的火星缓慢地孱弱地朝着两指缝间移动。
“现在几点了?”

吴邪正在玩手机,下意识地抬了下眼皮,“11点半。”他答道。

解雨臣站起来扭了扭脖子又活动了几下手脚,接着打开了邻座的窗子。

吴邪问:干嘛?
“还有二十分钟火车就要到站了,小三爷,我也陪你玩了这么久了,现在我要看看能不能跑出去。”
“花爷说什么呢,我没听懂。”
“从一上车开始,车厢门口那几个是你的人。本来我还不太确定,可是那大胸美女的男朋友,回来的时候明显是被另一个人掉包了。”他边说话边使劲推了推那扇窗户,自从开个缝以后就纹丝不动了,“你干嘛呢?试试我能不能发现?吴邪我哪招你了?”

“有一件事,”吴邪靠在座位上,翘起二郎腿,“从小我就一直以为你是个女孩。”

【on the train】 #1

“喂!”吴邪叫道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“我有名字。”解雨臣连眼皮都没台,两只手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敲打着。
吴邪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玩了三个小时俄罗斯方块,觉得这个人简直无聊到了有趣的地步,“从刚上车到现在,你一直都在玩这个,你手机里没有别的游戏吗?比如贪食蛇什么的?”
“我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,大脑可以同时处理很多事,比如你刚才偷看的大胸美女,她男朋友马上就要从厕所回来了。”
吴邪听了他的话,将信将疑地朝车厢连接处看去,果然一个穿飞行员夹克的壮汉正在费劲巴拉地朝这边挤。他于是悻悻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,朝解雨臣问到:“你还有心思观察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?”
“洞察力。”解雨臣装作无奈摇了摇头,“我的感官太敏锐了。”说完自己也没忍住,咧着嘴朝吴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,龇着一口亮晶晶的白牙。
吴邪心里暗骂,面不改色地作势要给解雨臣点烟。
“花爷,好不容易来一趟杭州,不去跟我回趟大宅,就事住几天,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就老念叨你。”
“你爷爷死的时候我才多大,上树掏鸟窝还得让我妈揍一顿呢,你爷爷跟你提我干嘛?”
吴邪一愣,不过很快掩饰过去,“人家都说三岁看老,你小时候掏鸟窝的气概,那可真是勇冠三军了。”